凡人暖事

竞技QG www.dghsmp.com 日期:2018-03-01 11:32:13  浏览:  字体:   来源:竞技QG 作者:陆娉婷


  早春时节,早冷晚冷,星月稀落。夜晚,难得时光闲适,又怠于出门,本想蜷在沙发上,慵懒舒适地读那些久违的清越、婉转、悠扬的小散文,却不料书在手上,心却游离,于沉沉夜色中自顾自忆起冬末春初那些让人温暖的小片段。

  小片段全来自我生活的城市一隅中那些为着生计奔波的凡人,他们普通甚至毫不起眼,像大海里的一滴水,散落在各个角落,但一举手一投足却像暖阳、如清风,于不觉间温暖着旁人,也驱散着寒意。

  去年冬初的一次媒体融合培训课尤让我印象深刻。之所以这样说,并非因为课堂的精彩。那次培训,参训学员不乏年轻的“80”末“90”后,多数则如我这样的在职者??紊?,一个跟妈妈来上课的五六岁小女孩拿着妈妈的杯子,怯怯地走到讲台旁授课教师旁边的饮水机前接水。老师先是一愣,随即对小女孩笑笑。受到鼓励的孩子大大方方地接了一杯水,然后折回身,端端正正地放在妈妈课桌上。授课的是位有些年纪的女教师,当时我便想,这样的场景,或许她曾不止一次经历过,更或许,这样的画面,就是她曾经生活的再现。女老师深知,每一个陪妈妈上课和陪妈妈上班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不容易的妈妈。

  正午,小镇,马路对面走来一个女孩,七八岁模样,手里拿着一些花,都是一枝一枝的。

  “阿姨,买花吗?”女孩拦下刚下班的步履匆忙的我。

  我停下,看了看她。她鼻子被冻得有些红,但一双闪闪的眼睛却急切地看着我。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朋友善意的告诫:每一个卖花孩子的后面,都有大人在指点。

  于是很自然地防备起来。

  “阿姨,买一枝吧!”她还是看着我。

  我没有犹豫,抬腿走人。

  “阿姨,求你,买一枝吧!”她在我身后又喊了一声,这一次明显带着哭腔。

  我折回身,掏出10元钱递给她,然后从她手里抽出一枝,转身就走。

  “阿姨!”她叫住了我,“你要的这枝,只卖7块钱,我得给你找零。”我转过头,对她笑笑:“不用找了。”“那怎么行!”她坚持。我没理会,转身继续赶路,她“哇”地一声就哭了,路人惊异地看着我。“那我得再给你一枝!”那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坚持和固执。

  “阿姨,记得把花插在瓶里啊,它们需要喝水……”她叮嘱。

  驻足,再次转身,却发现女孩早已小鸟般欢快地跑远了。仰头,极目处晴空碧蓝,一如孩子的目光,握在手中的花,素素的,淡雅而新鲜。

  一直记得江东菜市里卖鸡的年轻妈妈的童车。过去一年,我眼看她笨着身子捉鸡称鸡,又眼看她抱着孩子在弥漫着浓重味道的鸡笼间哺乳。年轻妈妈的表姐在她对面卖鱼。她们一家都漂亮,瓜子脸,身材高挑。“每天都要早早出摊,其实,干哪行都不容易。”鱼表姐笑道。我问她们准备干到什么时候才给自己放假,“除夕吧。”表姐又笑,“今天孩子问什么时候带他去买玩具,我都没敢答应,谁敢不干呢?为生活,再说春节前生意好,去年除夕我们就干到凌晨两点。”

  同样是生活在低处的人,却都有着平和的姿态。春节收假第一天,去郊区拜访久未谋面的“忘年交”,在出租车上和师傅聊天时得知,这个春节他没休息过。师傅是大理祥云县人,57岁,有3个孩子,生活压力大,自己每天出车十几个小时,租住在城边每月150元的房子里。他说已经好几个春节没回家过了,不过今年的除夕和初一晚上提前了3个小时收车。我问他大年夜是怎样过的,他呵呵一笑:“买了肉,喝点酒。”言语间溢出满足。

  想想自己,这逝去的一年,都是在琐碎的烟火中忙碌,对生活中的细节总也不够清醒,总也无法腾出时间把自己打磨成别人喜欢的模样。这个夜晚,当周围的一切慢下来时,才倏然觉得,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时光一天天过,但光阴过处,却因为那些凡人暖事变得愈加饱和,这些小小的细节,安静的或跳动的,脸上的或眼里的,在我闭目时,就像是藏在树丛背后笨笨的小猪,摇头晃脑着出来了,带着我喜欢的节奏,这样的节奏,一如这个早春二月我养在玻璃缸里的睡莲,开得蓬蓬勃勃,薄而稀疏的叶子,在水面上躺着,清闲,散淡,给我暗示、温暖和安慰。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