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我们有幸赶上好时光

竞技QG www.dghsmp.com 日期:2018-08-16 09:37:38  浏览:  字体:   来源:竞技QG 作者:郑仲


  2016年年初,通过热心同学精心周密的组织安排,分别了三十年之久的高中同学饮马美丽而又休闲的蓉城,共叙同窗情谊。本以为毕业就是永别,没想到三十年后,在绝大多数人都彼此杳无音信的情况下,能从四面八方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到约定的地点参加这场聚会。大家无不感叹地说,如果时光再倒回三十年,这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能在分别数年后的今天再聚首、再握手,这要归功于国家强大所带来的发达的通讯和交通的便利,我们应该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但更庆幸的是我们赶上了这个伟大的时代。

  作为一批60后,应该说我们最有资格抒发这样的感慨,因为几十年一路走来,我们亲身经历了国家由贫弱到富强的嬗变,更深刻感受到了国家强大后在国际舞台上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所带来的那份骄傲和自豪。

  1986年我国改革开放虽然已经快到第十个年头,但由于文革所带来的巨大创伤,很多领域依然是百废待举,尤其交通建设在很多地方还是一片空白。三十多年过去了,可是初到云南那几年奔波于川滇线上的那些灰色记忆还历历在目。

  巍巍华蓥山,滔滔渠江水,那儿有一个叫渠县的地方,是我骂过、恨过、失望过,但又永远无法舍弃的魂牵梦绕的故乡。1986年高考落榜后,怀揣一份“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千里迢迢来到了当时只是在地理课本上认识的叫怒江的这么一个地方。本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就单面七天行程才到达的这样一个现实,就让我领略了外面的世界其实也有很多无奈。川滇之遥,想想这一别之后,今后要回一趟老家得要费多大周章啊,于是不禁有些心生凄凉。从老家到怒江用七天的时间来完成,一个基本前提还得是一路比较顺利,如果遇上春节前后就更是遥遥无期。1992年在老家过完春节就开始动身返回,到达怒江居然用了十二天时间。那期间,火车站排成长龙买票的黑压压的人群;车厢里人声嘈杂、挤得密不透风、大冬天还淌汗的场景;夜深人静时火车座位上、货架上、地板上横七竖八躺着酣睡的乘客;火车负重前行发出的低沉而又缓慢的无力的声音,都定格成我对国家九十年代交通状况的一份心有余悸的回忆。

  当我第一次把当年的这些境遇讲给女儿们的时候,她们就问我为什么不坐飞机?但她们那里知道,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不要说你没有那份经济实力,即使有钱消费,也不是你想坐飞机就可以坐的,这样证明、那样介绍,几乎要把所有能够证明你身份的那些材料具备好后,你才能够沿着那条通道走进机舱,让你的心和飞机一起飞翔。在当时能坐飞机,在很大程度上讲,那是权力和地位的一种象征,也绝对是一件荣耀至极的事情。记得那时还在读小学的女儿回来告诉我,说她们班有一个同学假期坐飞机去某某地方旅游了,今天在课堂上老师还专门叫他给大家讲坐飞机的感受和见闻,还说那个同学在讲的时候可得意了,放学后每遇到他熟悉的人,都要主动地向对方说他坐飞机的事儿。

  这些年,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的不断丰富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很多人无论是出差探亲,还是外出旅游,就像当年只能选择坐汽车火车一样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飞机,因为这样不仅可以节约时间,而且还减少了旅途劳顿。曾经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在我们平民百姓身上也变成了现实,很多人无需为了省钱而在每一次出行前是为了坐飞机还是坐汽车纠结不已。去年因为老家有事儿,早晨七点从六库出发,下午五点就到家了。今年七月去了一趟印尼的巴厘岛,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还在昆明机场候机,还在自己的国土上晃悠,八点钟就踏上了异国的土地,真叫人感慨万端。

  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当年在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时,写下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其实我们知道,正是因为他得到皇帝赦免,人逢喜事精神爽,就采用了夸张的手法表达返回江陵那份归心似箭的喜悦之情以及猛浪若奔的湍急江流。“千里江陵一日还”也只不过是李白那时一种美好的憧憬而已,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在1260年后的今天,如神话一般的荒诞不仅变成了现实,而且还远远超出了这位浪漫主义诗人的想象。要是能死而复生穿越回现在,不知这位诗坛泰斗还能写出什么光耀千秋的丽词佳句。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虽然不是生活在炮火连天、动荡不安的岁月,但在那个信息极不对称、只是靠着邮递员用一张破旧的自行车传递信件的年代里,对于常年在外的游子而言,如果某天收到一封家书,那一刻无疑是那一天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然后辗转阅读、细细玩味,尽情领略薄薄信笺中承载的那份浓浓的乡愁。有时寄出一封需要及时回复的信件,就会从那一天开始掰着指头计算着时间,估摸着应该是某个时候就可以收到信件了。如果超出了自己预估的时间,总是侥幸地一厢情愿地认为可能是邮递员忙不过来或者是遗漏了,还要找一个时间到邮局查询一下,直至确认后才怏怏离开。

  从摇把子电话到程控电话,从老人手机到智能手机,天涯海角已变得近在咫尺,望穿秋水已变得就在眼前,我们无需再去苦苦等候一封家书,无需再去邮局查询迟到的信件。时空在缩短,地球在变小,我们超越了历代帝王的享受,赶上了千年不遇的时光。“不用早朝能知天下大事,不用笔墨可写文章锦绣。不用龙王能知四海波澜,不用腾云可在蓝天行走。高铁飞机让地球缩小,电脑网络已让天涯牵手”,这正是对中国通讯网络最好的写照。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关注国家前途和命运的人,都忘不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后带给国人的那份悲怆,都忘不了本世纪初王伟撞机事件发生时隐忍不发的的那股怒火。技不如人,强不如人,富不如人,在弱肉强食的世界森林法则面前,我们选择了忍气吞声,但在忍辱负重的同时,我们痛定思痛,更是选择了卧薪尝胆。“金鳞岂是此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以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积累起来的特有智慧,塑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中国形象。面对国际问题,我们不再沉默不语;面对利益受侵害,我们不再只是一味地抗议。我们敢在国际舞台上对一切霸凌主义和强权主义大声地说“不”,敢对挑衅国家主权、破坏国家领土完整的邪恶势力发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严正警告,敢在气势汹汹的“南海仲裁案”这出闹剧中陈兵南海,强势亮剑。我们所有的“敢”,都是因为我们拥有了足够的实力和底气。2011年以来的五次大规模撤侨,尤其是2015年也门撤侨中,那张爆红网络的“牵手照”,中国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和礼赞,在国际舞台上完美地展现了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大国风采。

  “此生不悔入华夏,来生还做中国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不只是在交通、通讯以及国际地位的提升等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其他很多领域也创下了前无古人的辉煌与荣光。庆幸生逢盛世,见证着国家一日千里的巨大变化,体味着不怒自威、昂首行立的人生快意,安享着国家承平日久带来的岁月静好。不可否认,在奋力前行的路上,我们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但近七十年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尤其是四十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无不证明,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完全有能力对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进行自我净化。愿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能挽起更多爱好和平和愿意共同发展的国家共创繁荣,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早日实现,愿君临天下、八方来朝的汉唐盛世在我神州大地再次闪亮上演。

\

责编   廖成光

  • 上一篇:
  • 下一篇:
呼叫热线:0886-3629331 服务邮箱:571422912@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D-2015-007
ICP备案号:滇ICP备10003815号-1 滇公网安备:53332102000110号